慕桥

好朋友的爸爸走了
生命太过脆弱
我们陪着他经历了他爸爸旧病复发的整个过程
我们曾跋涉千里去到他生活的城市
虽然我没有见过他爸爸
但是
老先生还曾经送给我很多芋头
现在说什么都苍白
一路走好

古风AU,生子,ooc

————————————————————

萧拓自嘲般扯了扯嘴角,短促地笑了一声,拿过酒杯一口闷掉。

他当然知道韩彬在说什么。

从拭雪阁改名字那天起,它就已经变了。

它变成了一把为利所趋的利刃,并且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杀人的机器,仿佛新雪落地便被践踏入泥,从此不再记得自己原本的模样。

“师兄,你真的,要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那个人,他知道你以前都干过什么吗?他知道你是怎么长大的吗?他知道你的手上沾染过多少人的血吗?”萧拓蹙着眉,一双凤目凝着一层薄雾,牙齿轻轻咬着朱红的下唇,哀切地看着韩彬。

韩彬看向他,表情依旧温和,目中却一片冰冷。

萧拓被他的目光扫过,他仿佛...

古风AU,生子,OOC

越写越稀奇古怪??

——————————————————————————

过了几日,韩彬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处理一些信件,忽听窗棂一声轻响,一个黑影从屋顶滑入房中,一落地即跪在地上。

韩彬没有抬头,问了句:“什么事。”

那黑衣人跪在地上低头拱手道:“主人,萧阁主还在京中。”

韩彬手下动作顿住,问:“你遇上他的人了?”

黑衣人道:“是,属下回京时,在城门外遇到了时,在城门外遇到了萧淳。他让属下把这个交给主人。”说罢从怀中取出一物双手托起交给韩彬。

韩彬伸手接过,是一封短笺,上面写着时辰地点,约他三天后见面。

他叹了口气,挥手让黑衣人离开,黑衣人起身又从窗户翻...

欲待絮事沉水风干成怀柳

古风AU,生子,OOC

————————————————————————————

赵馨诚给周巡写了一封信,交给下人送去桓王府。

周巡拆开信看了两眼,然后把信塞回信封放进怀里,抄起一把折扇便出门去找关宏峰。

两人约在小瀛楼,小二引着他到二楼的雅间,关宏峰已经先到了,正坐在里面喝茶。

周巡落座,拿起面前的茶杯闻了闻,随口问道:“清安黄芽,自己带来的?”

没想到关宏峰却摇摇头,道:“世子爷这回可走了眼。”

“啊?”周巡一愣,又拿起茶杯闻了闻,然后轻抿了一口,挑眉道:“这要不是黄芽,我赔你两斤上好的龙井。”

关宏峰瞥了他一眼,道:“是黄芽,只不是清安的黄芽。而是理县的黄芽。”

“理县...

说真的总觉得韩彬的笑容真是一种捉摸不透的、迷幻的、似假还真的、或有或无的、半冷半暖的一种存在,总觉得哪怕拿出百分之二百的语言功力想用文字描述出这种东西都是做不到的。不过其实很多东西都是这样的啦。

赵馨诚一觉睡到天亮才醒,他撑着从床上坐起来,只觉房间里一片昏暗,不远处摆着炭炉,袅袅青烟从炉盖的孔洞中四溢,然后又上升、消散。

房间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韩彬走进来,背后跟着捧了一个托盘的遥津。

遥津把托盘放在桌子上便出去了,韩彬走到床边坐下,拉过搭在一旁的外袍披在赵馨诚的肩膀上。

赵馨诚皱着眉由他摆弄,最后忍不住道:“我直接起来了,躺在床上像什么样。”

韩彬给他拢好外袍的手一顿,道:“把早饭吃了再把药喝了再起来吧。”

说罢站起来去倒了杯水来给他漱口,又把擦脸的布巾拧好了拿过来。

赵馨诚接过布巾擦脸,然后又要了杯水喝。喝完了水,手里的杯子就被收走了,换了一碗粥。

赵馨诚捧着粥,...

古风au,生子,ooc
娇弱的。。二狗?
————————————————————————————
年节的尾巴总是跟着一个美好的日子,上元节。
上元节好啊,宵禁不兴万家同乐,千灯照夜火树银花。
上元节宫中也有宴席,但是赵馨诚已经正式卸任了,正好可以好好在家过个节。过去的五年里每逢节日他总是要守在宫里,尤其是年节,更加松懈不得,上元灯市对他来说,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了。
晚饭后厨房里送来了两碗元宵,元宵是非常不好克化的东西,所以韩彬只许他吃两个。他把汤圆倒进嘴巴里咬开,是芝麻馅儿的,吃完之后满嘴的香味,让人忍不住还想继续吃。他揉了揉肚子,说:"也许是他还想吃。"
韩彬笑了笑,陪着他也只吃了两...

古风AU,生子,OOC

————————————————————————————

初五的时候,周巡和关宏峰登门拜访,赵馨诚和周巡到后花园小叙,关宏峰则被请去了东跨院的书房。

赵家这个宅子庭院甚美,假山叠石移步换景,一池青碧半亩残荷。两人对坐枕潮亭,石桌旁烧着红泥小炉,炉上石釜中烹着香茶,遥津蹲在一边用小扇子扇着炉子。

赵馨诚两手抱在胸前,斜眼着看对面伸长了脖子等茶喝的周巡,道:“平时也没看出来,巡世子竟然是这种附庸风雅的人。”

周巡“啧”了一声,笑骂道:“我跟你说你别这么阴阳怪气的,仗着现在我不敢打你。”

赵馨诚一笑:“要真打你还是未必打得过我。”

周巡不理他,环顾四周,叹道:“...

1 / 11

慕桥

© 慕桥 | Powered by LOFTER